《電影》香料共和國-歷史的謬誤


片名:香料共和國(A Touch of Spice)
導演/編劇:迪索.布麥特斯

「用香料拼湊記憶,
用香料來比擬愛情、女人,
更用香料來形容天文」,
這是土耳其希臘裔的導演迪索.布麥特斯的半傳記電影,描述主角懷念伊斯坦堡的鄉愁。

這是部希臘電影,全片以土耳其語、希臘語以及英文發音,電影出現的文字是希臘文。

全片被編劇分成三部份,分別是:
「前菜」:主角在土耳其伊斯坦堡的生活,是開胃菜,雖然不是最主要的餐點,卻讓人回味無窮。
「主菜」:主角被驅離出土耳其後,在希臘的生活。感覺主菜時間非常冗長,卻因前菜太美好,而讓人遺忘了主菜的存在。
「甜點」:主角又重回伊斯坦堡的日子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凡尼斯居住於土耳其伊斯坦堡,是希臘裔的居留者,從小就在外公的香料舖玩耍,也學習了香料的用法,並結識了一名珊美的女孩。

不久,位於愛琴海的塞浦路斯(土耳其和希臘中間的小島),發生政變,(塞浦路斯自從鄂圖曼土耳其帝國,信奉回教的土耳其人進駐這個信奉希臘正教,充滿希臘人的小島後,就種下百年來,糾葛不斷的戰爭、暴動。)土耳其決定驅逐境內的希臘裔者,所有財產歸公。凡尼斯的父親決定帶著全家回到希臘雅典定居,而本就是土耳其人的外公一人留在土耳其。

凡尼斯到希臘後,想念土耳其的一切,他想念外公和青梅竹馬珊美,他曾和珊美約定:「凡尼斯做飯,珊美跳舞」,開始偷偷在廚房做料理,家人都稱讚它的廚藝,他的確是天生的廚師。

塞浦路斯的暴動,讓希臘人非常氣憤,凡尼斯一家人不標準的希臘語總夾雜著土耳其俚語,他們認為凡尼斯ㄧ家人是土耳其人,但凡尼斯ㄧ家卻認為他們只是伊斯坦堡的希臘人,族群認同的岐義,讓他們過的很不快樂。

每次全家都期待外公的到來,外公卻總是每次都有理由而無法前來,直到一次父親坦白地將外公不可能到希臘的事告訴凡尼斯,夢想破滅,也因此凡尼斯放棄了,放棄了當廚師的夢想,他轉而投入天文物理學,猶記小時候,外公總是用香料比擬天文,「金星維納斯就像肉桂,地球就像鹽……」。

長大後,凡尼斯成為大學物理系教授,準備前往美國的前一刻,他得知外公要來看他,沒想到,外公在前往希臘的路途中,病發送往醫院。外公還是沒能踏上希臘,而凡尼斯總算要回到數十年前,他最愛的一塊土地-伊斯坦堡,他送外公最後一程,和珊美相聚,得知珊美已婚,不捨地送走珊美後,他回到老香料店,用香料拼湊的圖,在他大口吹之後,香料往空中飄散,形成一幅美麗的天文景象…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配上土耳其樂器「卡曼撤」以及伊斯蘭教的誦經聲,在前菜,伊斯坦堡的那段生活,帶點神秘又沉重的感覺,生活充滿香料和食物,偶爾傳來的塞浦路斯新聞,讓大人們皺了眉,除此之外,伊斯坦堡的美好景色,常常出現在電影的一角。

到了希臘後,雖然音樂變的輕快,我卻覺得主角一家過的很痛苦,凡尼斯不習慣希臘生活,老是凸槌讓父親疲於道歉,家中的大事就是外公要帶珊美到希臘一起聚會,卻沒有一次做到。直到父親坦白說出,他們一家處於被歧視的地位,而外公過去就認為兩國不可能有友善的關係,故不可能到希臘。凡尼斯父親回想過去在伊斯坦堡的美好,被驅離時,他曾有機會再留在伊斯坦堡,只要改信回教,但信仰是無法改變的,這樣的矛盾,讓他們一家承受多們沉重的壓力。這一段讓我非常感動,政治上的意識形態是看不見的精神殺手,卻一再深藏於他們一家的心靈,不斷在心深處刮了一道又一道的傷痕,但導演又用很壓抑的手法,總是隱藏極度悲傷的感覺。

片中不斷出現的土耳其美景,藍色清真寺、湛藍的伯斯普魯斯海峽、聖索菲亞教堂、土耳其浴堂,都是土耳其的代表,未來若有機會到土耳其一遊,這些景點一定要列入行程中,真的太美了!

六月底,為期十堂的土耳其文課程結束了!我學到的不僅僅是土耳其文,還有部分的土耳其的文化、地理。老師的課程很扎實、輕鬆,重心也不完全放在土耳其文,課程有一半是介紹土耳其旅遊的注意事項,還有土耳其人習性、食物的特色,非常有趣,大概只有一次因為工作太累而有點恍神之外,我幾乎都很專注,雖然目前會說的僅止於「你好嗎?」「是的」……等簡單對話(電影裡有出現過,我聽的懂),其他的,還是有聽沒懂,但我仍非常喜愛土耳其文化,會慢慢將老師教的記起來,預計明年再去上進階課,而有機會的話,明年七月前會安排一次自助的土耳其之旅,但我的年假不夠多,還不能確定是否能成行。

※土耳其習俗,新婚要做一道土耳其菜,沒做過菜的新娘總是會很害怕。

土耳其美景:藍色清真寺

從美麗的大橋望著湛藍的伯斯普魯斯海峽

遠眺伊斯坦堡沿岸

主角凡尼斯從小就很會做菜。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