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日劇》2011秋「家政婦女王/家政婦三田」EP5觀後感

ep5-01.jpg
ep5的爆點更大,有人對三田下了禁忌指令,三田依舊是使命必達……
ep5-02.jpg
ep5-03.jpg
ep5-04.jpg
這一集應該是長子翔的特輯,幾乎整集都繞著他轉,這也表示三田成功收服長子。
母親過世、父親外遇離家的慘事接踵而來,翔幾乎一夜無好眠,
不斷做噩夢,甚至還睡過頭,一覺醒來便見三田。
感覺翔很愛母親,從小應該很喜歡黏著媽媽,
從ep5的片頭一開始便是母親自殺、他喚不回的夢境,
代表著翔的心情完全受制於最近家中所發生的種種大事。
ep5-05.jpg
ep5-06.jpg
ep5-07.jpg
翔一起床便尋小妹開心,也發現希衣尿床,種種異常顯示大家對家庭的不安全感。
三田詢問往後該聽誰的命令,翔稱自己是長子,應該以自己為準,被海斗吐槽,
結認為應該由大家一起討論來決定,但這一家子平常遇到事情就開始大吵,
每個人都有意見,真要討論的話,我想可能很難有結論。
ep5-08.jpg
ep5-09.jpg
惠一離家後住進旅館,鬧鐘響後,那拉開窗簾看見陽光的感覺很淒涼,
身旁少了家庭的熱鬧,有點落魄的模樣;
還好他沒忘了自己有老爸的身分,看著桌上的爸爸石,
他仍可繼續努力,讓這個家庭未來有復合的機會。
ep5-10.jpg
討厭的鄰居大媽又出現,海斗的反應很好笑,開門一見大媽便立刻關上門;
大媽告知惠一自妻子過世後便缺席社區自治會,但從不說謊的三田說出先生離家了!
甚至還一五一十地將希衣以自殺要求先生回家等事告訴大媽,遭到孩子們的阻止,
雖然三田的說法讓人很尷尬,但已不會讓我震驚啦!因為三田對每件事回應總是很坦誠、很仔細。
不過這也讓大媽有了跟鄰居聊天的好話題,海斗:「她又要到處說些有的沒的了!」
ep5-11.jpg
ep5-12.jpg
ep5的翔與三田互動很微妙,翔一直對三田下些奇怪的指令,
翔:「妳能去殺了隔壁的大媽嗎?」
表情一派認真的三田:「我知道了!」
雖然翔之前也會一直盯著三田,還被海斗吐槽:「是不是在想什麼不三不四的事情?」
但這次翔以雙手阻擋,竟碰到三田的咪咪--(臉紅……)
我想這也是造成之後翔對三田提出禁忌指令的原因之一吧!?
之後翔又怪三田為啥對這些奇怪的指令那麼認真,
翔:「家政婦不是應該要大嘴巴,平常看到人都要笑笑的嗎?」
翔:「就笑一個吧!這是工作命令!」
三田:「無論如何都要我笑的話,那就讓我辭職吧!」
三田平常幾乎無所不能,也很少會有說「不」的時候,
但「笑」是三田的極限,之前有看到三田偶爾會有一抹非常淺的微笑,
或許開懷大笑是三田做不到的事情,至於是生理上還是心理上的限制,
那就不得而知了!
ep5-13.jpg
翔是名副其實的老粗,也就是「頭腦簡單,四肢發達」,
剛升上籃球隊長的他,受困於家中的種種鳥事,
自然對於籃球隊的小事會看不順眼,脾氣一來就大發雷霆,
籃球隊員都成了翔壞情緒遷怒的代罪羔羊。
更扯的是,隊員還蠻清楚翔為啥發脾氣的原因,
隊員:「是因為你爸離家出走嗎?」
翔:「你怎麼知道?」
隊員:「你家隔壁的大媽不是很愛說閒話嗎?」
挖勒,隔壁大媽的動作也太快了吧~
ep5-14.jpg
ep5-15.jpg
ep5-16.jpg
ep5-17.jpg
翔回到家門口看到結與男友在那邊十八相送,故意打斷他們;此時也遇到帶希衣返家的三田。
翔:「三田,可以請隔壁的大媽不要隨便亂說話嗎?」
三田:「我知道了!」
怕又發生大事,結趕緊阻止三田的行動。
這集的翔只要一不順心便要對三田下指令,他的情緒似乎快要爆發啦!
ep5-18.jpg
ep5-19.jpg
ep5-20.jpg
好死不死又巧遇隔壁大媽,翔直接要大媽別再到處說閒話。
我想歐巴桑的厲害之處便是能把死的說成活的,把錯的說成對的,
大媽:「你爸出走是事實吧?莫非有外遇,我很同情你們啊~好可憐!!」
馬上轉移焦點。
嘴硬的翔反駁:「妳老公也有外遇吧?」
大媽也是嘴硬說沒有……
ep5-21.jpg
ep5-22.jpg
翔與結從門外吵到屋子裡,翔認為結沒有照顧這個家,而結擔心翔惹出一堆麻煩。
大媽的兒子在幼稚園對希衣說妳的「家庭破裂」,天真的希衣返家問意思,
這種辭彙問題,三田最會回答,不過也讓一旁聽到的翔氣得牙癢癢。
翔:「三田,你去殺了隔壁的大媽。」
三田:「我知道了!」手上的菜刀拿著就準備衝出去,感覺三田對於殺人這檔事也很熟練(驚)!
當然又被結給阻攔下來,
結:「三田,以後先以我的命令為優先吧!」
結:「怎麼辦,自治會和海斗學校三方會談的事……妳有甚麼想法」
阿須田一家都很愛找三田解決事情,
但三田完全地回絕結的詢問:「那是妳自己要決定的事。」
ep5-23.jpg
取代惠一成為專案負責人的惠一下屬名取,
來到惠一的樣品屋門口,見到惠一與一群主婦相談甚歡。
名取:「科長,你很有主婦殺手的架勢,很適合做這個……」
表面上是稱讚,但感覺就是有點在諷刺惠一與同事搞不倫與如今在職場上的落魄。
惠一在感情上依舊執迷不悔,深愛女同事風間,但風間完全沒留半點溝通空間給惠一。
ep5-24.jpg
ep5-25.jpg
愛管閒事的小麗,與惠一約吃飯,
倒楣的她總是會碰到衰事,和惠一點一樣的餐點,卻只有她的餐點裡會有蟲子,
(反正就是不給她吃)
身為好好先生的惠一,最近越來越有挺身而出與說真話的膽量,
他為小麗出了口氣,服務生趕快拿去換。
小麗對於惠一之前回答希衣的問題有點質疑
希衣:「爸爸愛我嗎?」
惠一:「我不知道。」
小麗覺得當個父親就是要假裝一下,表現自己是個好爸爸的樣子。
但惠一坦承過去完全沒有做父親的準備,因此他倒是很想問岳父,
究竟父愛是甚麼?要如何擔個父親?
沒想到岳父還真的出現。
ep5-26.jpg
ep5-27.jpg
ep5-28.jpg
岳父拿出過繼書要惠一簽名同意將三個未成年的孩子過繼給他,
但惠一遲疑了,原本以為他真的要簽下去,
沒想到是拿出餐點的錢,然後趕緊逃跑。
雖說惠一還是蠻懦弱的,但他沒簽下去就代表他還有救,家庭關係還有機會修補。
而且小麗與岳父的觀察力也很弱,他們不覺得孩子們其實不喜歡住外公家嗎?
ep5-29.jpg
ep5-30.jpg
ep5-31.jpg
真正讓翔爆發的事情來了!
籃球隊員對翔的不滿已經到了臨界點,這次翔命令隊員跑步,
卻無人回應,他們要求翔辭去隊長的職務,
翔本身遭遇的慘事一件接著一件,心情更是糟糕。
ep5-32.jpg
翔只要一遇到不順心的事情便以暴力來解決,
像是在遊樂場換零錢,零錢出不來就以踢機器來解決,
甚至還與遊樂場的工作人員打架,當然就被扭送警局了!
ep5-33.jpg
ep5-34.jpg
ep5-35.jpg
離家的惠一,每次與阿須田家的親人見面,感覺就是要幫忙收拾爛攤子。
負責的警察也很妙,因為問甚麼翔都不說,
警察:「這麼小就會行使沉默權啊!」
警察:「請他找來監護人,他卻叫家政婦過來,這樣我們是無法放他走的!」
警察:「請好好教育他吧~」
翔:「這人又不是我爸爸!」
惠一只好趕緊向警察賠不是,並承諾會好好教育他。
ep5-36.jpg
ep5-37.jpg
ep5-38.jpg
ep5-39.jpg
惠一大概也清楚翔的情緒會糟到這樣的地步,應該跟他有關,便向翔道歉,
但翔大吼一聲:「事情不是這樣的!」便將球衣往垃圾桶一丟。
翔:「我不打籃球了!」
讓惠一大驚,才知道翔可能在籃球隊發生了事情,
翔還向惠一要根菸,惠一拒絕,並說他未成年,翔問為什麼,惠一答不出,
最會詞彙說明的三田:「抽菸影響成長,讓人永遠長不大,卻裝的一副可獨當一面的樣子!」
我覺得這次三田的翻譯有偏向翔的情形來解釋。
翔又扯到惠一與母親的婚姻,說到底他還是因為這件事啊~
其他事情全都是因為此事才被牽拖出來的。
翔走了之後,惠一拜託三田,三田:「什麼事情?」
惠一:「就很多事情!」,三田:「很多事情??」
惠一其實是要講,「家中再發生事情就通知我吧!」(蠻難啟齒的)
ep5-40.jpg
回到家中的翔又跟結大吵一架,「我心中的煩悶,你們知道嗎?」
ep5-41.jpg
ep5-42.jpg
每集都會來上一點的片段:結與學長的甜蜜蜜。
結跟學長抱怨完家裡:「學長你真的喜歡我嗎?」
結對學長講了一堆她認為兩人相處應該要做的事情,一起承擔,一起面對困難……
反而讓學長急了,他說:「妳平常根本沒在聽我說……這樣算在交往嗎?」
學長氣極敗壞地走出去,結趕緊追出去,答應再去學長家裡,
看起來結還是決定用身體來彌補學長的不滿!(跟她媽媽越來越像了)
但我覺得學長這樣也是心裡有鬼,聽結說一下會怎樣!
真的喜歡結的話就不怕被問是否真的喜歡她。
ep5-43.jpg
ep5-44.jpg
ep5-45.jpg
這段讓我得知家政婦的強項,連電動也強爆啦!
翔翹課在家,只能每天打電動,轉頭看到三田就站在旁邊,
翔:「幹嘛?是不是覺得我不能翹課?」
三田:「是看你會不會吩咐我做事!」
翔:「那一起打電動吧!」
超強的三田不斷KO翔,翔:「再一次~」依舊敗陣給三田,最後翔放棄了!
ep5-46.jpg
ep5-47.jpg
ep5-48.jpg
ep5-49.jpg
ep5-50.jpg
ep5-51.jpg
EP5的最勁爆點來了,翔對三田下了禁忌指令,要求三田與他炒飯,
翔:「這種事妳做不到嗎?」
三田:「我明白了!」又是令人傻眼的情況。
(不知是因翔的刺激還是三田認為做得到都會答應)
三田:「要先接吻還是先脫衣服?」
翔:「先脫衣服好了!」
三田在翔面前開始SHOW:脫衣服,從圍裙、上衣、褲子,甚至還露大腿,
幸好準備脫最後一件衣服時,結回來了!
翔:「不要~」
結:「你們在幹嘛?」
三田:「因為…….」一五一十跟結彙報!
ep5-52.jpg
ep5-53.jpg
結不斷詢問翔,翔發飆,指責姊姊什麼事都沒為家庭著想,
翔摔東西、丟東西,竟然將母親的遺照給打破。
翔:「都是因為爸爸、還有媽媽自殺,我們家才會變成這樣!」
一個原本幸福的家庭如今分崩離析,除了老爸外遇、老媽自殺外,我想全家人對此都有責任吧!
ep5-54.jpg
ep5-55.jpg
結很震驚三田竟會答應翔的無理要求,讓她傻眼,
對這個家庭已經全然無希望,快被家庭瑣事煩死的結,又想躲到學長家去甜蜜啦~
結:「我今天可能會在外過夜……」
ep5-56.jpg
ep5-57.jpg
ep5-58.jpg
ep5-59.jpg
惠一很想挽回風間,但風間拒接電話,他只好直接到風間公寓樓下,
惠一對她說了很多知心的話,他最喜歡她所說的那些鼓勵的話,
沒想到這些話全被下屬名取聽到:「原來是這樣的!」
名取和風間相擁走回公寓,惠一很自然地往後跌到,彷彿一切都是世界末日般
(別再留戀這種人啦~還是保護家人最實在!)
ep5-60.jpg
在外遊蕩的翔返家時又巧遇隔壁大媽,
大媽:「你鬼鬼祟祟地看別人家幹嘛?在打什麼歪主意嗎?」
翔:「沒什麼~」
大媽對兒子說:「好恐怖~你以後不能學種人喔!」
讓翔為之氣結!
ep5-61.jpg
ep5-62.jpg
返家前又遇到準備下班的三田,每次不爽必想尋求更為負面手段報復的翔又來了!
接受工作指令的三田綁上馬尾,就準備工作姿勢!
翔:「幫我毀了大媽的家~」
三田:「那我要一台推土機。」
翔:「幫我炸掉她的家。」
三田:「我到哪兒去拿炸藥?」
翔急了:「怎麼辦?……你覺得我是廢物吧!我快起肖了!……你根本不了解我!……」
三田:「我了解~」
ep5-63.jpg
ep5-64.jpg
三田從小叮噹萬用袋中拿出噴漆,在大媽家牆壁寫了一些字:「我想守住這個家!」
讓翔傻眼,連隔壁大媽也走出來發現了!當然接下來不用說了---報警!
ep5-65.jpg
ep5-66.jpg
ep5-67.jpg
惠一的現身總是為了幫家裡的人惹事擦屁股,
大媽:「這家人都不太正常,父親離家、長女那麼晚也還沒回家,又縱容家政婦胡搞亂搞。」
這番言論激怒翔,還好警察攔住翔。
大媽:「趕快送警局吧!我們都好害怕跟他們當鄰居~」
惠一出言阻止,大媽:「怎樣?」
惠一見勢下跪,並說了許多翔過去貼心的事情,要怪就怪他這個身為父親不負責任吧!
不斷地磕頭拜託,最後終於和解了!
惠一的軟姿態,與阿須田的四個孩子每次都直來直往不同,
或許這也可以做為翔的借鏡,不要每次遇到問題就是直接來硬的去面對,
也可說是過去惠一太少在家,妻子就是這樣教導孩子,
看岳父與小麗也是很直接的人,這群孩子跟他們的個性最相似,
而個性激烈的人也比較難與個性激烈的人相處,難怪這家人天天見面吵不停。
(如此推估孩子母親會以死來要脅一事,好像還蠻恰當的!)
如今孩子與惠一的相處時間變多,看這群孩子的個性是否能夠中和一些。
ep5-68.jpg
ep5-69.jpg
一家人齊心協力的清除噴漆,看樣子又言歸於好囉!
只是翔的肚子此時不爭氣地叫了,海斗:「真會破壞氣氛,三田幫我們煮好料的吧!」
大家會心一笑,這樣的氣氛真叫人喜歡,一家人和樂融融的。
ep5-70.jpg
哇!EP5的美食是拉麵,看到這裡肚子又餓啦!
有這麼厲害的家政婦真是幸福啊~
ep5-71.jpg
ep5-72.jpg
希衣說她怕尿床不敢吃,惠一竟講出翔到小學三年級還在尿床的事情,哈!!
看著一家人吃著拉麵互相聊天、打屁、吐槽的喜樂氣氛,惠一要回家應該是沒問題了~
連翔也露出了許久不見的笑容囉!
惠一打算出席社區自治會以及海斗的三方會談。
ep5-73.jpg
結此時出現,還不斷質疑惠一為何回家,
錯失與大家修補傷痕的結,完全不明白大家怎麼那麼開心地一起聊天。
惠一見狀只好先行離去,並告訴希衣:「爸爸石先放我這裡吧!等之後再放回去吧!」
惠一的離去讓翔很想挽留,其實翔也很愛爸爸的吧!
ep5-74.jpg
ep5-75.jpg
三田將她從垃圾桶撿回來的球衣洗好拿給翔,翔很不好意思的對三田說抱歉及感謝!
三田:「這些話你應該跟你父親說!」
身為旁觀者的三田,也很希望這家人趕快恢復平靜並和好吧!
ep5-76.jpg
ep5-77.jpg
經過父親的指導,放低身段的翔回到籃球隊,
要求大家讓他待下來,打雜也行,哈~
ep5-78.jpg
ep5-79.jpg
三田拿仲介費給晴海,晴海找機會詢問雇主家庭以及頻頻闖禍的翔,
還說:「妳兒子若是還活著,應該跟他一樣大了!」
三田面無表情的離去,反倒是晴海一臉歉意,還轉身拜了拜~很詭異的情況。
ep5-80.jpg
放假的三田又到遊樂園啦!她所點的兩套餐點真不錯,好像很好吃的模樣~
ep5-81.jpg
ep5-82.jpg
原讓人以為一直在放空的三田,其實也會注意身旁用餐且和樂的家庭,
她的眼神看起來有幾分落寞,卻又帶著羨慕的感覺。
ep5-83.jpg
ep5-84.jpg
最令人納悶的是,為什麼三田會一直注視著天上的月亮呢?
++++++++++++++EP6的爆點是三田拿著刀又殺人,有驚悚片的感覺+++++++++++++
我的推論:
三田應是人類無誤,而且她對阿須田一家慢慢地打開心房,看得出她是站在惠一這邊的。
三田愛解釋詞彙的個性→莫非過去不是家政婦,而是什麼國小導師之類的!
三田對於拿刀殺人一事非常熟練→過去有殺過人的經驗??
三田對於能做到的事情都會答應→過去曾被人嘲笑無能??
三田對於「笑」這件事很敏感→是生理問題(臉部笑不出來),還是心理問題(遭遇人生慘事)?
三田很愛看月亮→想不到為什麼!!!難道她在等待月圓之夜,要變成「狼人」嗎?(想遠了)
        但或許她真的在期待月圓的到來。
看來三田的背景真是個謎,這也是讓人持續追下去的動力啊!
從每一集的疑點去推敲,或許最終能一點一點地拼湊出三田過往的雛型,這也是看這部日劇的小樂趣啦!
趕快來看EP6啦~每次都好期待下一集的到來。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